当年明月[转]

作者:ctfq浏览次数: 日期:2012年11月9日 09:46

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,总有个记忆挥不散。——《城里的月光》  

那一天,在巷口与她擦肩而过,她的提包,还是当年一起挑的。  

那年中秋,我起了个大早,一路风尘赶往她家,提亲。  

晚饭我给她剥板栗。她说壳太硬了,要用小刀挑。一不小心我手流血了,她心疼。  

三年的恋情,一路泥泞走到了美景。借着花好月圆,话题渐渐伸入。  

她说,你家人太杂,我不习惯。  

我说,四口之家,两兄弟是父母的左膀右臂。以后兄弟俩也是各住各的。  

她说,你们客家人爱聚会,我不适应。  

我说,也就是清明、中秋、春节会在一起,平常大家都很忙,没大事很难凑在一起。  

她说,这个频率太高了。我家没有聚会的习惯,越是过节越清净。  

我说,想想一年也没几天,那时确实会比较辛苦,平时还是我们两人世界。  

她说,你就不能让他们到外面去吃吗,在家吃顿饭从买菜、做菜到整理,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。  

我说,在外吃也有,但有些日子,还是在家吃气氛比较好。  

她说,你就知道气氛,不顾及我的感受。现在的趋势都是小家庭过日子,你们家大家庭的思想没几个现代女性能接受。  

我说,就请你委屈几天,好不好。我们这些亲戚一家有事,各家帮忙。大家融洽的关系,相信你也能感受到。  

她说,我没说他们不好。但是我不可能象他们那样。再说平常工作忙,难得节假日我想放松一下,却要操心那些事,我压力很大。  

我说,春节聚会是各家轮流坐庄,我不会挑你忙的日子。即使在家请客,也是家族中名厨主理,收拾碗筷大家一起上,不会都让你一个人做。  

她说,单位吃饭我都巴不得早点结束。那么多人到家,吃饭喝酒就是一个晚上,走后还不都是我整理,外人哪有自己收得清楚呢。  

她母亲插话了,以后你家请客,她不介入。别人请也不要去。  

我说,这样好像不太合适吧,至少给亲戚,也给我一个面子吧。  

她母亲说,我告诉你一个经验,我经历了自己家族从盛倒衰的过程。风光的时候,亲戚不请自来,落难时街上碰到都装不认识。最重要的一点,自己一定要自强。亲戚关系好,不是请客请出来的。你有本事人家自然会来找。  

我说,阿姨讲的很有道理。亲戚要多联系才会亲。我父母亲那一辈人,感情很深。他们也是开明的人,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。做小辈的在享受老一辈成果的同时,也要做一些事遂他们的心愿。  

她说,在我家里,我就应该有自主权,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。如果你坚持在家请,我就不参加。  

她母亲说,我们为什么要受别人支配。你父母爱聚会,就让他们去,你们只要自己团圆就行了。  

我说,父母年龄大了,如果要聚会,具体的事情还是小辈多分担点。我还是想聚会的时候,大家都能在一起。  

她说,你只要动动嘴,不清楚人家的辛苦。请客的时候你去洗碗看看,你做得到吗。  

我说,平常我洗碗也正常。但请客的时候,我得陪陪客人,还是麻烦你多做一点。  

她说,我不是客家人,我做不到。我不干涉你父母,他们也不能干涉我,我只能做到这点。  

她母亲说,她是你妻子的话,只要对你负责。她可不是老妈子。  

她说,这是个人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,没有对错。  

我说,我尊重你的选择,但我也有我的坚持,希望你能理解我,配合我。这些年我们真的不容易。  

她说,如果实在很为难,你也不必勉强。有时候,分手或许会好些。  

她母亲说,分手就分手。  

向左走,向右走?翻江倒海,心如刀绞。我本将心昭明月,奈何……   

沉默,可怕的沉默。  

夜深了,皎月隐入云端,霜冷长河。  

她母亲打破沉默,休息吧,明天再说。  

“对不起,打搅了,天亮我就走。”我有气无力的把最后的话说完。  

此生此夜不长好,明月明年何处看?  

一段感情就此结束!  

明朝人事随日出,恍然一梦瑶台客。  

我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,但可以决定自己的伴侣。  

我出生于一个和谐美满的四口之家。

我前进的每一个台阶,都凝聚着父母的心血和汗水。

他们关注着我的成长,引导我逐步成熟,期待我走向成功。

他们为我提供了丰厚的条件,他们身上的优良传统,更是我取之不竭的精神财富。  

好老公,好儿子,做好男人难。

听父母的话,牵老婆的手,心会和爱一起走。  

佳期旷何许!望望空伫立。

所属类别: 白领情趣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Copyright2011-2022   清华大学附属北京垂杨柳医院版权所有   京ICP备08104888号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垂杨柳南街2号    电话:010-67718822-2133;2134;2143;2240 

E-MAIL:guxen@sina.com     北京结石微创医疗网www.jswcyl.com